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西北政法大学怎么样仙游潭的历史传说 周至名潭--周至生活圈

发布时间: 2016-09-12 浏览: 119
仙游潭的历史传说 周至名潭:-周至生活圈

仙游潭仙游潭位于周至县南约15公里处的马召黑水峪中,曾有黑龙潭、五龙潭、玄池、乐池、瑶池等诸多美名,被誉为黑河明珠。《隋志温汤图经》载:“仙游潭在县南三十里,阔二丈,其水黑色,相传号五龙潭,每岁降中,使投金龙”。这里四山环抱,一水中流,峰峦奇绝,甘泉飞瀑。古代文人墨客常在此吟诗作画,曾留下诸多美妙的诗歌与传说。这里是西安地区西南一线融自然与人文景观于一体的著名旅游景点寿命论。如今在黑水峪山口修起了一座西安市民的生命之源一一黑河金盆水库,神秘的仙游潭淹覆于水库之中。如今的人们只能在黑河大坝上梦幻与神往仙游潭往日的风光。
黑河金盆水库关于仙游潭的文献记载最早见于西周时期的历史典籍《穆天子传》。该书以日月为序,详细记载了周穆王姬满(公元前十世纪)携盛姬、率六师、驾八骏西征犬戎巡游黑水途经玄池(仙游潭)的美丽传说。
周朝地域图清乾隆《四库全书》关中胜迹图志载:“终南有黑水峪,峪有一潭,曰:玄潭,潭居黑龙,或曰:黑龙潭,穆天子奏广乐于此”。
周穆王据《穆天子传》记载:“庚戌,天子西征,至于玄池。天子三日休于玄池之上,乃奏广乐,三日而终,是曰乐池”。
周穆王演乐洞
庚戌篇记述的是: 庚戌之时,周穆王西征犬戎,途经黑水来到玄池(今仙游潭)之上,于是在玄池岸边休整军队三日,命随行乐师奏广乐三天后才结束,逐后曰玄池为乐池。今在周至马召黑水西山有周穆王演乐洞遗址尚存。
盛姬《穆天子传》又载:“戊寅,天子东狃于泽中。逄寒,疾。天子舍于泽中。盛姬告病,天子怜之,□泽曰寒氏。盛姬求饮,天子命人取浆而给,是曰壶輲。天子西至于重璧之台,盛姬告病,□天子哀之,是曰哀次。天子乃殡盛姬于毂丘之庙”。“甲辰,天子南葬盛姬于乐池之南”。戊寅篇讲的是:戊寅之时,周穆王的都城在东都洛阳,他却喜欢在西部一个叫泽(古称仙游泽)的地方避署狩猎,并在此建有行舍。一日,穆王爱妃盛姬遇寒得病,想饮水解疾,穆王怜香惜玉,命人取泽中泉浆让盛姬饮之。由于盛姬病情严重殡去。穆王伤心至极,于毂丘之庙没奠祀之。甲辰之时,穆王将盛姬安葬在乐池(仙游潭)之南。今在仙游潭南有盛姬墓一座至今尚存大医仙 。
西王母《穆天子传》卷三:“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乃执白圭玄璧以见西王母。好献锦组百纯,囗组三百纯。西王母再拜受之。囗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
黑水遗韵
西王母原本是黑水地区的部落女首领,也是天下少有的大美人,她居于黑水之滨。其文说的是:周穆王西巡时为了见她,特地选了个甲子吉日,并带上了奇珍异宝作为礼物,其中有白色的圭、黑色的璧、一百匹锦缎、三百匹白绸。西王母愉快地接受了他的礼物,并把他当成最尊贵的客人来招待。第二天,周穆王在玄池之上大摆宴席,请西王母一道饮酒行乐。随后穆王承诺三年后再来玄池看望西王母,但承诺最终只是一场美梦而矣。这篇记述在李商隐所题《瑶池》诗中就有记载。
唐大中二年,李商隐赴周至担任县尉。他曾游历了周至的各处山水,并留下了许多著名的诗词西北政法大学怎么样。其中一首《瑶池》就是描写周至黑河玄池(仙游潭)的历史传说:“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穆王西巡周穆王西巡天下,大宴西王母于玄池(即仙游潭)之事,在《古画目录》中就收录有晋明帝所画“穆天子宴玄池图”,图中描绘有周穆王大宴西王母之场景。此记载收录于清乾隆《周至县志》中。明崇祯《大明一统名胜志》卷二载:“仙游潭 ,阔二丈,其水深黑,号五龙潭 。 唐时,每岁降中使投金龙于此。”
黑河风光在唐代,周至地区若遭遇天旱、雨涝、疾病等,乡里皆言为潭中黑龙所为。故潭岸架庙立祠,朝祈晚祷,唐元和元年(806)周至县尉白居易也曾求雨祭祀过黑龙潭,并写下《黑龙潭》诗一首: “黑潭水深黑如墨名将志,传有神龙人不识。潭上驾屋官立祠,龙不能神人神之。丰凶水旱与疾疫,乡里皆言龙所为。家家养豚漉清酒,朝祈暮赛依巫口。神之来兮风飘飘,纸钱动兮锦伞摇。神之去兮风亦静,香火灭兮杯盆冷。肉堆潭岸石,酒泼庙前草。不知龙神享几多,林鼠山狐长醉饱。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杀豚将喂狐。狐假龙神食豚尽,九重泉底龙知无?。随着岁月沧桑,时光荏苒,如今庙祠现己荡然无存,黑龙潭也被黑河水库淹没。
苏章石壁
清乾隆《四库全书》关中胜迹图志载:“仙游潭在周至县南三十里龙剑道,县志即黑水潭,宽二丈五荤三厌,号五龙潭。宋时每岁降中使,投金龙祀之,岁旱祷雨,多应潭上,有石壁峭绝利津二中,谓之苏章石壁。相传宋苏轼、章惇同游,惇履险,以漆书壁处。”
两宋之际道教学者、诗人曾慥《高斋漫录》记载:“苏、章游仙游潭,下临绝壁万仞,岸甚狭李苔蜜,横木架桥一柳寒蝉。子厚推子瞻过潭书壁,子瞻不敢过。子厚平步而过,用索系数,蹑之上下,神色不动,以漆墨大书石壁上曰,‘章惇苏轼来游袁文才。’子瞻拊其背曰:“子厚必能杀人。”子厚曰:“何也?”子瞻曰:“能自拼命者能杀人也。”惇大笑。
苏轼
这篇文章讲的是:苏轼与章惇是好友,相约一同畅游仙游潭,在仙游潭对岸有一绝壁万仞,异常危险高立人,唯有一独木桥相通对岸,岸狭且危。章惇提出让苏轼过潭在绝壁上留下墨迹,苏轼胆小不敢过。然而章惇却大步走过独木桥,没有一点畏惧感。他用绳子将自己系在树上,探身崖边,提笔沾墨在悬崖上写了几个大字:“章惇苏轼来游”,随后又信步回来。苏轼看到此情景后,用手抚拍章惇后背说:“你定能杀人”,章惇问为什么?苏轼说:“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也不会珍惜别人的生命大象牙膏,故你今后定能杀人!”。章惇听后大笑起来。
章惇果然,章惇后来朝中掌权,官累至银青光禄大夫,封申国公。其杀人不眨眼,天下冤之。甚至扒开司马光的墓室暴骨鞭尸。苏轼、章惇同游仙游潭诸多风景回到县城,苏轼随笔题有《仙游潭》诗一首:“翠壁下无路,何年雷雨穿。光摇岩上寺,深到影中天。我欲然犀看,龙应抱宝眠。谁能孤石上,危坐试僧禅 。
仙桥古渡在唐代,仙游潭上原有一座木桥,古人称之为仙桥。传为汉钟离度吕洞宾成仙之地,也有书载为嫦娥下凡处。此两传说,均未考证。此地古为仙游十景之一朱瑞峰,名曰:“仙桥古渡”。前人有诗云:“潺潺叠浪暖三春,几度行人问水滨。不是乘槎留古木,而今犹恐叹迷津摸摸茶。”1995年嘉德春季拍卖会,拍有明初旧拓本《东坡仙游潭碑记》一册,今简述如下:
款识:鉴藏印:王懿荣。王氏家藏。廉生所考金石刻辞。东壁。翰林供奉。味精书屋。立本堂图书印。三为祭洒。丁纶恩印。亦吾庐。应似飞鸿蹋雪泥。雪浪斋。永庐珍秘。永庐长物。张焯私印。张念祖印。陈和昱。若愚所得。觉今是斋。胡氏金石。海上精舍藏本。 樊增祥题签条:旧搨东坡仙游潭记碑。光绪丁酉冬至增祥为廉生十三兄写。(钤印:云门)。 王懿荣、樊增祥、陆润庠、盛昱、胡石查、李桂林、仑恩、陈三立、吴树梅、陈祀立、徐世昌、徐世章、杨晋、袁思亮、章梫、胡若愚等十多位近代鉴藏名士题跋。
仙游寺胜迹
以下收录唐代诗人咏题仙游寺曁仙游潭的诗词王熹蛮。
[唐] 白居易《仙游寺独宿》:“沙鹤上阶立, 潭月当户开。 此中留我宿, 两夜不能回。幸与静境遇, 喜无归侣催。 从今独游后, 不拟共人来。”
[唐]白居易《送十八归山寄题仙游寺》曾于太白峰前住,数到仙游寺里来。黑水澄时潭底出,白云破处洞门开。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惆怅旧游无复到,菊花时节羡君回。
[唐] 白居易《寄王质夫》:忆始识君时龙武至尊,爱君世缘薄。我亦吏王畿,不为名利著。春寻仙游洞,秋上云居阁。楼观水潺潺,龙潭花漠漠。吟诗石上坐,引酒泉边酌。因话出处心,心期老岩壑。忽从风雨别,遂被簪缨缚。君作出山云,我为入笼鹤。笼深鹤残悴,山远云飘泊。去处虽不同,同负平生约。今来各何在?老去随所托。我守巴南城,君佐征西幕。年颜渐衰飒,生计仍萧索。方含去国愁,且羡从军乐。旧游疑是梦,往事思如昨。相忆春又深,故山花正落。
[唐] 岑参:《冬夜宿仙游寺南凉堂呈谦道人》:“昨夜山北时,星星闻此钟。秦女去已久,霍晓红仙台在中峰。箫声不可闻,此地留遗踪。石潭积黛色翟纯婧,每岁投金龙。乱流争迅湍,喷薄如雷声。”
[唐] 李 华《仙游寺》:“舍事入樵径,云木深谷口。万壑移晦明,千峰转前后。嶷然龙潭上,石势若奔走。开拆秋天光,崩腾夏雷吼。灵溪自兹去,纡直互纷纠。听声静复喧,望色无更有。冥冥翠微下,高殿映杉柳。滴滴洞穴中冰室辰也,悬泉响相扣。昔时秦王女,羽化年代久。日暮松风来,箫声生左右。早窥神仙录,愿结艺术友。安得羡门方,青囊系吾肘。”
仙游古寺
以下为宋苏轼、苏辙兄弟所作及同游仙游潭时相互附和的诗篇。记述了苏氐兄弟同游仙游潭真真切切的往事,和苏轼兄弟深厚的感情。
[宋] 苏轼《壬寅二月有诏令郡吏分往属县减决囚禁十三日受命出府至宝鸡虢四县既毕事因朝谒太平宫而宿于南溪溪堂遂并南山而西至楼观大秦寺延生观仙游潭十九日归作诗五百言以记凡所经历者寄子由》:“远人罹水旱,王命释俘囚利普尼茨卡娅。....惟有泉旁饮,无人自献酬。”此诗较长,今略记之。
[宋] 苏辙《仙游潭五首·潭》:“潭深不可涉巨齿蛉,潭小不通船。路断游人止,龙藏白沫旋。翦藤量水短,插石置桥坚。桥外居民少,躬耕不用钱。”
[宋] 苏轼《留题仙游潭中兴寺寺东有玉女洞洞南有马融读书石室过潭而南山石益奇潭上有桥畏其险不敢渡》:“清潭百尺皎无泥,山木阴阴谷鸟啼。蜀客曾游明月峡,秦人今在武陵溪。独攀书室窥岩窦,还访仙姝款石闺。犹有爱山心未至,不将双脚踏飞梯。”
[宋] 苏辙《次韵子瞻题仙游潭中兴寺》:“潭边沙水不成泥,潭上孤禽挂险啼。缭绕飞桥能试客,蒙茸翠蔓巧藏溪。云为绛帐马融室,石作屏风玉女闺。仙果知君今未足,临潭脚战怕长梯。”
[宋] 苏轼《南寺》:“东去愁攀石,西来怯渡桥。碧潭如见试,白塔苦相招。野馈惭微薄,村沽慰寂寥。路穷斤斧绝,松桂得干宵。”
[宋] 苏辙《南寺》:“澄潭下无底,将渡又安能。惯上横空木,轻生此寺僧。晓鱼闻考考,石塔见层层。不到殊非恶,它年记未曾。”
[宋] 苏轼《北寺》:“唐初传有此,乱后不留碑。畏虎关门早,无村得米迟。山泉自入瓮酷点星空,野桂不胜饮。信美哪能久,应先学忍饥。”
[宋] 苏辙《北寺》:“君看潭北寺,何用减潭南。不到还能止,重来独未厌。荒凉增客思,贫病觉僧惭。饮水寒难忍,谁言柏子甘。”
仙游潭风光
关于周至名潭:仙游潭的历史记载与传说还有很多很多,这里只简要记述其一二。无论其记载可否详实,今概不做评述,这有待于学者今后再探其究竟。总之,仙游潭的历史与传说,为周山至水的文化传承涂抹了浓彩的一笔,这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和追忆。
周至人自己发信息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图中的二维码,即可自己发布消息

↓↓↓或者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发布消息页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