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话在肉身显现以改革的名义,缴棺刨坟抢尸垄断殡葬?-思弈轩

发布时间: 2017-04-14 浏览: 223
以改革的名义,缴棺刨坟抢尸垄断殡葬?-思弈轩


东方文弈中华文化的碰撞与博弈关注
启苑杂谭启了又蒙蒙古褶,蒙了再启关注
欧美看点解西方内幕,察欧美百态关注

(老人不愿意缴出自备用的棺材,躺在棺材里要跟着棺材一起走)
 
这些天,江西热闹了。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涌起了一股抢老百姓的棺材、抢遗体、甚至挖坟抢尸的高潮,质疑声一时四起。

(各地收缴来的棺材堆积如山,集中销毁)

(派人到老百姓家抢逝者的遗体)

(这是搜狐新闻报道的,人死后已经安葬了,同样刨坟火化)
新华社看不下去了。
新华社曾经专门发文:村民土葬7天被强行起棺,专家质疑合法性。

听说,这是江西省由政府部门主导下发起的一股“绿色殡葬”改革运动。
我是江西人,想想就觉得有些奇怪:难道,火葬就一定是绿色的吗?土葬就一定是黑色的吗?以什么样的方式让逝者得以安息,难道简佩筠,不需要逝者家属的同意吗?
先说,土葬有什么不好?政府说,土葬浪费土地资源。笑话!
江西除了鄱阳湖平原,其余的地方都是丘陵或者山区。如此次抢棺事件最为严重的上铙、吉安等地,基本是以丘陵与山区为主。自古以来,百姓总是以土葬的方式,让逝者得以安息。但至今也没有看到,哪里有多少土地因被陵墓占据而无法耕种。
道理很简单,百姓们把逝者安葬在山上,在陵墓的四周种上些树,反而是对山丘的一种绿化!有利于保护江西的青山绿水。即便在平原地带,大家也集中地在起安葬,也未能抢占多少土地——相反,城市那一片片树起的高楼,各色伟岸的建筑,为了门面而一块块巨大的广场,倒真是侵占了不少的土地!再者,江西农村,土地与人口的矛盾问题,也并不突出。
那么江西省一些政府部门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与老百姓的棺材较上了劲呢?
为了“殡葬改革”吗?
2017年11月6日,江西大成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江西省建材集团、江西省军工控股集团共同出资注册了一家注册资金为2亿元的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在省民政厅的“指导”下梁天云,在全省“推进殡葬服务标准化建设”火影之妖帝。
这下明白了!原来是三家国资企业,建立了一家殡葬公司,要在全省开展业务!
这场“改革”的司马昭之心,到这里也就若然揭晓了!这场所谓的“殡葬改革运动”,其实就是为了让有关企业垄断全省的殡葬业务,让老百姓死不起!
其实,在山陵地区来说,土葬远比火葬好的多。火葬,一方面,必然会导致空气的污染。这个不说,你也懂的:火葬必然需要用重油等高污染的燃料,遗体在火化过程中,也必然会产生一些有害气体,导致大气的污染。所谓的土葬就是“绿色的”,纯属于自欺欺人。另一方面,高额的火葬费,反而浪费百姓不菲的钱财,让一些百姓“死不起”。反倒不如传统的土葬,安葬入土后,在地底下自然消失。而且,还可以给周边的树木提供营养成份,又能减少百姓的开支,尧建云有益而无无害。
自古以来,人死以入土为安广元大话利州。希望那些打着殡葬改革的旗号抢棺材、抢遗体甚至刨人坟“改革者”们,不要过于利令智昏,把自己的脚给砸了!
延伸阅读:
土葬七天被强行起棺,大跃进式殡葬改革究竟是为了什么?

今年4月1日,弋阳县漆工镇杨桥村齐川源小组81岁的村民郑某意外身亡,其家人按照入土为安的习俗为老人实行土葬。
漆工镇组织镇、村干部前来宣传绿色殡葬政策,要求起棺火化,但郑某的家人认为亮菌甲素,“逝者已入棺进坟,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起棺”。按当地民间风俗,葬后起棺就是对死者“不尊”,所以村民们也都不同意重新火化。
僵持之下,漆工镇联合由弋阳县民政局、公安局、城管局、城建局组成的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于4月17日也就是郑某下葬七天后,对其坟墓进行强行起棺,并将棺木和尸体送往县殡仪馆进行火化处理。
处理完毕后,弋阳县委宣传部通过微信公众号“弋阳关注”发文称,“整个处置实施过程进展顺利,家属情绪平稳”。当地有些村民却发出了“不敢死”的忧虑,也有村民可能感到害怕了而主动上交棺木。
截至目前,上饶市群众主动上交和政府收缴的棺木至少有5000副张秀根。由于毁棺行动与政绩考核直接挂钩,该市各县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摧古拉朽的殡葬改革“竞赛”,纷纷制定了在短期内实现存量棺木处置率100%、火化率100%的目标。
“砸的不止是棺木,更是殡葬陋习。”4月15日,在鄱阳县乐丰镇茨山村绿色殡葬改革现场推进会上,该县领导一声令下,两台挖掘机开始作业,对村民自愿上交的近500口寿棺进行集中销毁。
殡葬陋习的确需要改,但是,采取“集中毁棺”和“挖坟起棺”的激进手段,痛痛快快砸烂了旧世界,就真的能迎来新世界吗?新京报在一篇评论中说,“推进殡葬改革初衷虽好,但安庆之事,殷鉴不远,违背客观规律、罔顾民众诉求的‘一刀切’,意图速战速决,就不符合社会规律。”
安微安庆的殡葬改革曾导致6位老人相继自杀身亡。尽管安庆外宣办称,老人自杀与殡葬改革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殡葬改革政策的“一刀切”,令备有棺木数十年的老人心里无法接受;政策推行过于迅速幸运查克,致宣传、教育不到位;基层强行收缴棺木,直接刺激老人;而当地重土葬的传统习俗也令老人心结难解。
同样“一刀切”的改革还有河南周口的平坟运动。2012年,周口组建由退伍兵等组成的殡葬改革执法大队,采用雷霆手段,在数月内迅速平掉了200余万个坟头。然而,过激的平坟却平不了民心。2013年,国家出台新规,民政部门不能再强制平坟,随后,百万座坟墓在一夜之间被重新圆起。“平坟运动”宣告失败。
“生,事之以礼;死,祭之以礼。”只要是人,都希望自己在生命的尽头“入土为安”。对于这项涉及广大群众切身利益和民俗传统的重大决策,如果没有通过充分的公众听证、专家论证、合法性评估和集体讨论,而是由领导直接拍脑袋决定,然后依靠行政力量,用简单粗暴的手段推进。这样做,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为老百姓解决民生问题精子战争。那么,他们这么急吼吼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除了快速积累政绩外,有人认为是为了化解土地危机。当初周口“平坟运动”时倪梓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就指出,周口推行平坟复耕“醉翁之意不在墓,而在地”,土地征收政策收紧,但地方官员智慧迭出,平坟运动是让死人集中居住,腾出墓地。
上饶的殡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目的呢?我们不得而知。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提醒,要警惕一些地方强推殡葬改革背后的动机问题。一方面可能存在殡葬事业垄断现象,另外一方面可能是节省占地指标,然后再去卖地。
政绩和土地财政犹如地方政府的“发动机”,“发动机”一旦启动,就基本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谁阻挡谁倒霉。
在周口“平坟运动”中,完不成任务且排名后三位的单位,第一次,县里对党…政正职诫勉谈话;第二次,将降职半格使用;第三次,将就地免职。村干部、党员、教师被要求带头平坟,村干部不带头,就免职;教师不带头五级三阶制,就停课;党员不带头,就开除党籍。
试问,在唯权、唯上的社会,谁敢怠慢?
殡葬改革实质上改的是数千年的陈规陋习,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某些地方官员却依仗权力的傲慢顶级跑马牧场,在干群之间缺乏有效沟通,并且公墓建设无法满足群众需求的情况下,妄图在一朝一夕打赢所谓的“改革硬仗”卢美美事件。
这也许会成功,但注定要丧失民心话在肉身显现。
喜欢我们的文章,可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