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谁是卧底游戏规则以为夜夜索欢是因为爱,得知真相后的她哭惨了……-辣妈萌妹心计学

发布时间: 2015-09-25 浏览: 121
以为夜夜索欢是因为爱,得知真相后的她哭惨了……-辣妈萌妹心计学

01
热,是念欢此时唯一的感觉,灼人的热好像是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勒着她雪白的脖颈……
她不断地扯动着自己的白衬衫,纽扣一颗颗的被扯下啼笑往事,白皙的肌肤一点点暴露在空气之中……
热,真的好热……
渐渐,她的意识被发挥的药效一点点吞噬。
她小嘴轻轻呢喃着:“救命,京逸,救我……”
厉项臣一把抓起了躺在床上的念欢,“林暮欢,你他妈什么时候和他扯上关系了?”
“不要碰我!京逸,唔……救我!”
“救?我倒要看看他救不救的了你!”冰冷的嗓音带着些许薄怒,话音落下,他的吻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他撬开她的小嘴,与之紧缠着,一丝一毫也不放过……念欢只觉得自己被吻得难以呼吸,但是这吻却好像纾解了这热。
他带着些许怒意的吻,让她微微觉得有些痛了,也许就是这痛意让她暂时恢复了些许理智。
“不要!不要碰我!”她惊呼着出声,“救我,救我……”
念欢只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抱起,罗艳芳随后,她感觉喷洒出来的水花不断的打湿着她浑身上下。
好冷……水,好冷……
但就是这冰凉的水,让理智一点点的重回到她的体内。
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早已被冰凉的水给打湿,躺在浴缸内,冰凉的水不断地浇注而下……
随后,她只听见低沉狂傲的性感嗓音响起:“我从不上神志不清的女人。”
也许是这冰凉的水有了效果,念欢的神智渐渐清楚了许多。
就在她诧异于面前这个男人是谁的时候,他一把将她从浴缸内抱了出来。
“你以为你可以逃多久?五年够久了。”男人的质问让念欢更是一头雾水。
逃?她什么时候逃过了?还一逃就是五年?
她被重新抛入柔软的大床内,纾解燥热的她,神智越发的清楚。
“卑鄙,混蛋!”
她渐渐想起来了,她本来是准备去给客人送花的,刚走出花店没多久,就有几个身形彪悍的男人一下车,二话不说就将她直接绑走了,她被布料狠狠地蒙住了口鼻,接下来的她意识模糊,只感觉到热、渴、难受!
那种灼热的感觉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烧起来似的……
一定是面前这个男人,那些身材魁梧的男人一定是他的人瑞金教育网!
“你给我听着,我的规矩一如五年前。”这个男人很狂妄!
“五年前?”念欢瞪大了那双美眸,水灵的眸子里全然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你在说什么啊?五年前?我怎么知道你五年前的规矩是什么!放我走!”
如果不是浑身冷的发寒,她会以为这是一个梦,一个让她害怕、恐惧的噩梦,这个男人就如同来自烈狱的撒旦,像是下一秒就能索取她的性命似的。
“装,继续装。”
“装?”谁和他装了啊雪狗兄弟!有病呢吧!
念欢被他气得双颊通红,和这个男人说了几句话,念欢足够聪明,她明白了一点,绝对不能以过度强硬的态度和他说话,他实在是太狂妄了,他一伸手,就足以拧断她的脖子!
想到这儿,念欢缩了缩脖子。她用薄被将玲珑有致的身材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住,虽然依旧觉得浑身没有力气,但是她努力起身。
她站起身之后,这才发现他真的很高,一米六六的她抬头看他都觉得吃力,他有一米八八、八九吧?!
“你到底要怎么样!放我走!你这样是违法的!”
“法?”他不屑的笑笑。
念欢并不知道,整个临城,他就是法!
她不想再和他继续争辩,可她刚走没两步,就被他一把握住了纤细的手臂姜信哲,下一秒,她被他抵在了墙壁上!
02
他冷沉着脸色,将她双手手臂桎梏着置于她的头顶。
“看来你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什法医密档,什么?”念欢有些欲哭无泪,她是真的不知道!
什么五年前,什么规矩依灵修仙记?这都是什么啊?
“我再说一次,给我记住!”他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薄唇微启:“我的女人由我护着,只要她喜欢,她可以骂尽天下人姬天语,但她唯独不能挑战我!”
“……”她才不要做他的女人,她也不是他的女人!她压根就不稀罕!她现在只是想要离开!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卑鄙!无耻!”念欢又一次出声,可这一次等待她的却是一阵热吻pigff。
疯狂掠夺的热吻,让她都有些站不稳脚跟。
“听着,别再试图挑战我!”
“为什么要绑我到这里来!你随随便便绑一个人来,还不允许我说你卑鄙!不带你这样霸道的啊!”
暴君!简直就是暴君!
“林暮欢,你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装傻?谁和他装傻了!
“林暮欢是不是你?”
林暮欢是谁?虽然她和她名字里都有一个欢字,但是她叫许念欢,不叫林暮欢!
她一个劲的摇头,“不是!”
“呵,就是你了。”
什么叫就是她了?他一句话,就将她彻彻底底变成了林暮欢?哪有这样的啊!
这个男人显然认定了她就是他说的林暮欢!可她不是!
“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她要去找京逸,她没有办法在这里待一秒!
“别妄想再逃离我第二次。”他的声音冷的像冰,从她耳畔传来,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逃离?第二次?他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念欢当下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也从来没有见过你,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念欢试图解释着。
她是真的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有点眼熟罢了,大概是长得太帅了,所以才会觉得眼熟?但是她可以发誓,谁是卧底游戏规则她的记忆里没有他这样一个人!
“呵。”他冷笑。
“你笑什么?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
“除非我死龚刚模。”
“……”这个混蛋,他干脆去死好了!派人把她绑到这里阿珊打字通,给她下了药,现在还要把她一直囚禁在这里罗尼库尔曼?等到他死,他才肯放过她?
不行!妹妹念心的手术还没有开始灸亣镸荖·舞,需要一大笔医药费和后续治疗费,花店那边需要她在,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将花店卖出去,才能凑够念心的手术费!现在,京逸肯定也在找她!花店那边她也担心会乱了套!
她不能留在这里,她必须要出去!
“去洗澡。”他冷沉着俊颜,看着瑟瑟发抖的念欢,直接将她拉入了偌大的浴室之中。
厉项臣迈步进入书房内,助理罗竟已经在书房内等候着了。
在看到厉项臣进来之后,他朝着他鞠了一躬,随后出声道:“厉少!”
“去查她这五年,我要知道一切女生贾梅全传。”
“是。”罗竟立即点头,快步走出了书房。
寂静的书房内,他的拳头紧紧握紧着……
这个逃离了她五年的女人,这个让他对别的女人性趣全无的女人,这个曾经对他笑靥如花的女人,现在居然一口咬定她不认识他?
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还能装多久!女人,最擅长的不过就是做戏!
偌大的主卧室内,洗完澡的念欢实在是找不到衣服穿了星之健身,只能在更衣室里拿了一件他的衬衫。
03
衬衫很宽大,长度刚好到她的大腿中间位置,可是他的衬衫太大了,她穿上之后就像是小孩穿着大人衣服似的,要不是为了防止那只野狼会进来,她宁肯光着,也不想穿他的衣服!
念欢将袖子卷起,在卧室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无心欣赏有着品味、格调的卧室,她一心只想着要怎么离开!
她迈步走到阳台,探头朝着下面望去。
三楼……
城堡的高度要比一般的别墅高出很多,虽然是三楼,但是从这里望下去的高度,就和五六楼似的。
从这儿跳下去,非死即残!
“想寻死?林暮欢,你给我过来!”厉项臣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狠戾。
念欢一怔,倏地转头,身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站在了距离她十几米之外的地方,他的衬衫衣扣解开了几粒,露出了他的胸膛……
“给我听着!寻死,你还不够格!”
“……”念欢听着他阴鸷冰冷的声音,怔愣,再怔愣,“谁寻死了啊万蒂妮老公!”
她才二十二岁,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妹妹躺在病床上要照顾,还有京逸,她才没心情去寻死!除非她脑壳坏掉了!
“那你站在那边干什么?”他蹙眉,冷声问。
“我,我……”她总不能说她想要逃跑吧?
“想逃跑?”显然,他已经看出了她的心思。
念欢想也没想,立即矢口否认,“不不不,不想逃跑,我就单……单纯的看看风景。”
这个理由刚说出的那一瞬间,念欢恨不得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个理由着实蹩脚!
“哦,是么?”
“是,是巴古拉兽。”她点头,脊背僵直着。
想从他怀里起身,好不容易站起身子,他的手掌握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狠狠一拽,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怀里。
这样扯动之下,那件本就宽大的衬衫顿时被扯开,她的香肩暴露在空气之中。
念欢脸色一僵,立即快速将衬衫整理好。
“穿我的衣服?”
“我找不到别的衣服!”言下之意是,要是有别的衣服,她才不会去穿他的。
“呵,有趣。”他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随后出声道:“真是有些手段,知道怎么样引起男人的性趣,很好。”
“……”
好什么好啊!这个男人怎么老是曲解她的意思啊!她是没有衣服穿,不然才不会穿他的衬衫!
“林暮欢,你还有什么手段?嗯?”
“我不是……唔……”念欢刚想重申自己不是林暮欢的时候,唇瓣已经倏地被他给堵住了。
这结结实实的一吻,让念欢的双腿无力,他一把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直接将她压制在了沙发内……
“不要!”她惊呼,不想就此失了清白,她拼命的挣扎着,不想让他得逞。
他冷笑,“装什么烈女!”
“我没有,你别碰我零点花园,别碰我!”念欢不断伸手捶打着他的胸膛,眼神里全然都是惊恐,小嘴喃喃出声:“你这个种马,你放开我银线草!”
“种马?林暮欢,你真是能耐了!”
“我不是……”根本容不得念欢继续说下去,他直接吻住了她的唇,伸手用力一扯,只听见扣子滚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忽然一阵雷声响起,伴随着惊天雷声的是一道划破夜空的闪电……
念欢顿时脸色苍白,原本挣扎着的她忽然不动了。
大概是意识到了她的不对劲,厉项臣抬头,望着她煞白的小脸,全然没有半点红润……
TAGS: